<sub id="vpdlr"></sub><form id="vpdlr"><form id="vpdlr"><meter id="vpdlr"></meter></form></form>
<strike id="vpdlr"><menuitem id="vpdlr"></menuitem></strike>
<form id="vpdlr"><span id="vpdlr"><nobr id="vpdlr"></nobr></span></form>
<form id="vpdlr"></form>

    <form id="vpdlr"><form id="vpdlr"><nobr id="vpdlr"></nobr></form></form>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望

    1. 作者: 濱湖散人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18-12-13
    4. 閱讀32599
    5. 夢園耕錄·望

        武子匆匆告別了發小,鉆進車內,屁股一捱上座椅,沒顧上系安全帶,立馬將車子發動起來,也沒等熱車信號燈滅掉,就忙不迭地松開手剎,用腳點了一下油門,讓車竄了起來。他知道母親一定還在小水渠那邊的家門口候著,像之前每一次他離家時那樣,隔著水渠與他再做一次道別。

        母親住的房子與村里的那條唯一通向村外的小水泥路之間隔著一條三四米寬的小水渠,沿著水渠往南大約二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石橋橫在水渠上,跨過小石橋沿著小水泥路往北下去兩公里就是省道。

        所以,武子每次離家都要跟母親道別兩次。一次是在離開家門時,一次是在車子沿著小水泥路開到隔著水渠對面就是母親住房的地方的時候。

        十分鐘前,他從家里出來,跟往常一樣,他打開車子的后備箱蓋,幫著母親將早已準備好的大包小包、瓶瓶罐罐塞進后備箱內。

        “這包是辣椒,到家后要倒出來攤開,不然會悶熱爛掉的。”

        “嗯,知道了。”

        “這瓶是今年剛磨好的新鮮辣椒醬,回去后放冰箱里。”

        “嗯,好。”

        盡管武子早已背熟了母親的這些話,但他還是一樣一樣很認真地答應著,就像母親第一次跟他交代這些時那樣。

        趁著母親回屋看看還有沒有落下什么要給兒子帶的東西的當兒,武子將車點好火,把駕駛室左門車窗玻璃搖下,然后下來走到家門口。

        “媽,沒東西落下了吧?”

        “我再看看。”母親在屋里應道。

        又過了一會,母親出來了,手里拿著一個可樂瓶。

        “這個是你哥給我的,我吃不慣,你也帶著吧。”母親一邊說,一邊將可樂瓶塞到武子手中。

        “媽,可樂也讓我帶啊?”

        “是你哥自己榨的芝麻油!”

        武子順從地接過來,瞅了一眼瓶子,里面的芝麻油還有一小半。“這哪是吃不慣,分明是……”他不由地鼻子一酸,一串眼淚從眼眶里蹦了出來!

        他生怕母親看到,忙轉過身去,低下頭在后備箱大包小包的空隙中將可樂瓶塞了進去,順便用手拭去眼淚。

        關上后備箱后,武子坐進了駕駛室,關上車門,系好安全帶,伸出左手朝母親揮了揮:“媽,您進去吧,外面風大。”

        車子開出五十米后,在一個屋角拐彎的瞬間,武子從后視鏡里看到他母親也轉了身,朝水渠方向走去。他知道,母親是在等著和他隔著水渠做第二次道別。

        從南面的小石橋上繞過去,往常每次不用三分鐘的時間就到了母親住房的對面。可是這次,他的車剛跨過小石橋,上了小水泥路的時候,對面走過來的一個人喊住了他,喊他停車的人是他兒時的小伙伴榮哥。

        出于禮貌,武子將車停到路邊,打開車門,下來和榮哥握了握手,掏出香煙遞過去一支,又掏出打火機給他將煙點著。然后,武子就打算和他告別了。不料,榮哥站在那沒有要走的樣子,武子不好意思,只好陪著他站路邊拉了一會兒家常。

        可他心里一直在惦念著候在水渠邊的母親,所以,說起話來心不在焉。

        “你有事啊?”榮哥看出他著急的神情,忙問道。

        “嗯,是的,我媽在家門口等著我車子開到對面,她才肯回家。”

        “哦,哦,那你趕緊上車吧。”榮哥催促道。

        等他把車開到母親住房對面的路上時,他將車停住,瞥了一眼儀表盤上的時間,從家門口車子開出來到現在,已整整過去了十分鐘。透過車窗,他看到母親仍然站在那里,朝著水渠這邊的小水泥路上望著!

        他趕緊下了車,快步走到水渠邊。

        “媽,您還沒回屋啊?”他是明知故問。

        “你車子陷到缺口里啦?”

        “沒,沒有,”武子趕緊說:“遇到了榮哥,被他拉住講了一會話。”

        母親說的缺口,是往南那條土路上橫過的寬、深各十多厘米的小水溝,有五六道,來往的車子稍不留神就會將車輪陷在里面動彈不得,非得要找幾個壯實的漢子幫著在車后推一把,車子才能重新開動起來。

        母親候武子的車許久不到,自然會以為她兒子的車是被小水溝給陷住了。但她又不敢往南邊去,生怕她離開的時候兒子的車到了。她知道,兒子要是看不到她,肯定會著急的。

        隔著水渠第二次與母親道別后,武子重新坐到了駕駛室,啟動車子緩緩朝北邊駛去。從右側的后視鏡里,他看到母親站在水渠邊,面朝他車子離去的方向,微微舉起右臂緩緩揮動著。

        漸漸地,母親的身影越來越小、越來越淡,但他似乎還是清晰地在后視鏡中看到母親站在那里朝他揮手!

        他抬起右手,輕輕拭去眼角不知何時流下的淚水,打開車載收音機,電臺里正在播放一首配了樂的濱湖散人新作的現代詩歌《我要重復你的從前》:

        我是一只雛燕,
        破殼不過兩三天,
        我的眼懵,我的毛纖,
        我的腳軟,我還不會翩。
        餓了,我只會啾啾,
        渴了,我不停地咻咻。

        那只飛燕,
        她是我的天。
        小魚,是她帶給我的正餐;
        蛾子,是我午后的小點。
        口中的泥啊,銜來為我筑屋;
        草枝樹葉啊,鋪就我的床墊!

        雨點,不曾打濕我漸長漸密的羽毛;
        蚊蠅,不曾騷擾我吃完就睡的懶覺。
        我的眸子,已不再懵闇;
        我的腳力,也不再綿軟;
        我的翅膀,已足以支撐我的翩躚。
        終于有一日,我沖上了天!

        然而,我的天,
        她已漸漸蒼老,
        毛羽,比不上從前的光鮮,
        眼神,逐日在衰變,
        飛騰,漸不能纖纖。
        終于有一日,她獨自滯留在窩邊。

        我的母,我的天,
        時光的年輪,我不能倒轉,
        歲月的流逝,我無法扯掀,
        但我不會讓你,
        孤老在此,
        我要重復你的從前!

        快要上省道的時候,武子將車停在路邊,埋頭伏在方向盤上,再也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轉了許久的淚珠!

        2018年12月13日星期四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望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housetime.com/content/305644.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