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vpdlr"></sub><form id="vpdlr"><form id="vpdlr"><meter id="vpdlr"></meter></form></form>
<strike id="vpdlr"><menuitem id="vpdlr"></menuitem></strike>
<form id="vpdlr"><span id="vpdlr"><nobr id="vpdlr"></nobr></span></form>
<form id="vpdlr"></form>

    <form id="vpdlr"><form id="vpdlr"><nobr id="vpdlr"></nobr></form></form>

      主頁心靈雞湯心靈驛站
      文章內容頁

      她這一生

    1. 作者: 倚欄聽風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4-04
    4. 閱讀142534
    5.   那是一個夏日的清晨,云淡風輕,連蟲鳴都沒有平時那般聒噪了,只有鳥兒在院子里那棵老樹上不停地嘰嘰喳喳。今天是她八十七歲生日后的第七天,老伴兒離開的第七年。她起得比平時都要早,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去公園散步,而是在梳妝臺前坐了兩個小時。從衣柜里找出那件最喜歡的素色碎花裙子,那是老伴兒去世那年,他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后來她一直都舍不得穿,工整地掛在柜子里,只有特別想念老伴兒時才會拿出來看看,附帶著這些年來她走過的每一段路……

        18歲那年,她經歷高考,和所有同齡人一樣廝殺在腥風血雨卻不見硝煙的戰場,最后還是放棄了心心念念想要奔赴的南方小鎮。坐上一輛開往西北方向的火車,去了省內一所二流院校。她就這樣淡然地接受了好似早已安排好的一切,或許命運,本該如此。可她永遠也忘不了,學生會納新那天,他一身正裝,帥氣凌然的在上面講演。她拿著手中的報名表,在心里悄悄做了決定。后來她如愿通過了學生會面試,進了他的那個部門,卻等來他退學生會的消息。那年的元旦晚會,他被起哄的同學叫上臺唱歌,他好像很緊張又很興奮,雖然有點兒不在調上,但還是再一次觸動了她的心。不知后面的節目是如何進行的,那晚的她卻一回到宿舍就悶在被子里哭著睡了過去。喜歡,就那樣在她的心里肆意的萌芽又茁壯。她喜歡聽鹿先森樂隊的《春風十里》,因為那首歌是他分享在QQ空間里她一直單曲循環的歌,而她也覺得,所有的酒都不如她的大男孩兒。她會找各種借口找他聊天,找各種理由和他相遇,喜歡坐在離他不遠處偷偷看著他吃飯、聽講座、和朋友笑談……但他,最后還是拒絕了她。畢竟,愛情這東西還得講究先來后到吧,他的心里早已容不下這么普通又普通的她。后來,她看到他和他的女孩兒在一起了;后來,她也喝醉過幾次;后來,她假裝將一切都放下了,再也不敢提及,卻也總偷偷關注關于他的一切;再后來,有人對她表白,說不上喜歡但也不抵觸,索性就答應了。他和她一起走圖書館到宿舍樓的路,一起在她最喜歡的雪天里逛街,穿過小城的大街小巷,一起去電影院看《大約在冬季》,一起去濕地看一場日落,她把手插進他的衣兜里被他的大手裹著,能感到些許溫暖,但她的心還是很空,像是一直在等待被什么來填滿。

        22歲,她大學畢業。像早就約定好似的,和男友分手。她想去他的城市看看。其實她一直都想去,可因為各種原因沒機會去,這次,好像再也找不到理由了。她把工作簽到了那里,一名中學老師,一當就是八年。這八年里,她也有自己的小規劃小目標,她利用假期去了很多地方,她給自己買了相機,完成了那個在大學里她攢夠了錢都舍不得買的小愿望。在云南的洱海邊,她看到很多情侶在拍婚紗照,臉上溢滿了幸福的笑;在西藏的布達拉宮前,她虔誠叩拜。還記得大二那年的寒假,她和舍友約好過完年就動身去西藏,看布達拉宮,走走倉央嘉措的路,連回來之后發朋友圈的文案都想好了, 可因為一場空前的疫情,這場聲勢浩大的遠行無疾而終。在成都的小酒館里,她也遇到了和趙雷一樣的流浪歌手,他告訴她,他很喜歡民謠,因為民謠一唱,就是一個故事。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就這樣抱著吉他和她在小酒館里聊了一個午后的民謠。她看了斷橋殘雪,看了西湖美景,后來又去了哈爾濱。在那座童話般的蜜雪冰城里,她和俄羅斯小伙相約去滑雪,在酒吧喝的酩酊。她給他講中國的文化,在年味十足的臘月給他講中國的春節。萍水相逢的感情,有時也這般令人刻骨。有多少人同她一樣,世界這么大卻將自己的靈魂無處安放,如游魂一般在人世間游走。一直在找尋,一直在自我救贖與療傷。

        30歲的時候,她終于結婚了,丈夫是相親認識的。說不上英俊但也耐看,能力強,對她好。結婚那天,她忽然就想起大學的時候和舍友聊天,大家都在幻想著自己的未來,“反正不管怎樣,相親是不可能的,大半輩子呢,怎么能湊合!”她記得自己當時信誓旦旦的說過。你看,人生這場戲啊,還真是足夠精彩。

        她辭掉了學校的工作,用自己這些年攢下的錢開了一家咖啡書屋,地段很好,在一所大學的附近,她每天可以看著那些青春的人兒,回憶著自己的過去,偶爾寫寫書。工作累了的時候,丈夫就會讓她關掉小店,帶她四處走走。她仍然像以前一樣背著相機走哪兒拍哪兒,然后熬夜想文案,將它們整理成冊,用心記錄著每一段走過的路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后來,他們有了一兒一女,小日子也挺圓滿幸福。丈夫努力工作賺錢養家,她也經營著生意不錯的小店,供著兩個孩子的學習和生活。再后來,兒女們都上了大學,畢業,工作,結婚,有了各自的家庭。老伴兒退休后,她也將小店轉讓出去,他依然很寵她,總是默默替她打理好一切,帶著她去各個地方。旅行,拍照,寫書,成了她退休后的生活常態。她總是半開玩笑的跟老伴兒說:“我一定要走到你前頭,留下的那個人太苦啦。”可老伴兒的身體還是每況日下,終于在他們結婚的第50年,將她一個人留在了世上。

        丈夫離開后的這幾年,她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總是夢到過去的很多事情。她倒是也活夠了,只是怕生得一場病,躺在床上還要兒女來照顧。所以她每天都早早起床去公園里喂喂流浪貓流浪狗,然后在胡同口聽聽小曲兒,嘮嘮磕,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過著。

        那天她走的很安詳,躺在院子里那棵老桂樹下的躺椅上。看得出來是精心打扮過的,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本她最喜歡的三毛的書,貓在她的腳邊打著呼嚕……


        本文標題:她這一生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housetime.com/content/324604.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