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vpdlr"></sub><form id="vpdlr"><form id="vpdlr"><meter id="vpdlr"></meter></form></form>
<strike id="vpdlr"><menuitem id="vpdlr"></menuitem></strike>
<form id="vpdlr"><span id="vpdlr"><nobr id="vpdlr"></nobr></span></form>
<form id="vpdlr"></form>

    <form id="vpdlr"><form id="vpdlr"><nobr id="vpdlr"></nobr></form></form>

      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浮生若夢

    1. 作者: 謙謙的曹阿瞞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6-30
    4. 閱讀171067
    5.   品一碗茶,讀一闋詞,聽一個故事,做一場夢……

        黃昏,微雨,與一首名為《禪茶人生》的純音樂邂逅……

        泡一碗茶,觀其色,聞其香,品其味,令余香在唇齒間縈繞,方為人生之快事樂事,亦是逍遙自在。喝茶品茗,喝的是情,品的是境,心靜則茶香味濃。不論茶是好是壞都無需介懷,于滾滾紅塵之中你能與之相遇亦是緣分一場,好好享受好好品茗,終也不負其為茶的這一世。想著我的前世若是一枚茶葉,那又是入了誰的茶,觸了誰的唇?

        話說只有味覺高于常人者方可真正品茶,而我只是一名尋常女子,可是我好茶,與其說好茶,倒不如說戀茶更恰當不過。那是一種迷戀,亦是一種依戀。

        茶是一個人的獨品,酒是一群人的狂歡。酒要豪飲,我覺著它與唐詩有關,在那個再也不曾遇見的盛世把酒言歡,放蕩不羈,而茶則與宋詞結緣,詞在多個朝代都有,卻獨獨在那個稱為宋的朝代,在那幾場微雨之后,充滿了柔情與靈性。相比唐詩,我更戀宋詞,在那短短的幾個字里行間,它有它的情,它有它的意,我有柔軟的心,總是一寸一寸被打動。

        我是那般毫無理由的癡戀著宋詞,仿佛我是從那個朝代過來的,在我的阿賴耶識還有那部分記憶,未曾忘卻亦不肯忘卻。透過書本,隨著翰墨之香,款款而前,路過千年滄桑,穿過千年浩蕩云煙,找尋千年以前的盛世繁華,訪問那些隱士高人,跟隨其訪名山,涉大川,思柔情,訴衷腸,乘孤舟,釣江雪……人生若是如此有幸,又何樂而不為?

        凡塵俗客終逃不過貪嗔癡。我想我是個癡人,對茶也罷,對詞也罷,都這般癡心不悔。

        抽一卷宋詞,不曾打開,懷在胸前,就這般蜷縮在床上靜聽音樂,任由思緒飄遠甚至入眠。夢里詞中獨徘徊,仿佛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世俗紅塵之中,我們只能做一名過客,終也是做不了歸人。”我一驚,是否這樣我便可以釋然,放下心中的執念。

        本是個生性淡雅之人,總想覓得一庭院,庭院深深深幾許,庭院的天井里有一棵早已不知其年歲的桂花樹,旁邊有個水池,飄著些許浮萍,浮生若夢。窗外,那些個在微雨中的黛瓦灰墻竟如一幅唯美的水墨畫潑灑于人間。就這般坐于窗前,靜觀微雨,煮水烹茶,靜守流年,以待滄海成桑田,寫一些不痛不癢自己亦看不懂的文字,在歲月的韶光中耗盡自己的一生,于我亦是有幸。想著是否有那么一個黃昏,門扉被輕叩,你站在夕陽的余暉之中,恍如隔世……那是一幅靜守流年的畫,若入了畫,又如何才能走的出呢?

        我想我是醉了,醉在這一室的茶香中不愿醒轉……

        煙雨江南,一個適合做夢的時間,一個適合做夢的地點,我只想恰如其時的做一場夢……

        本文標題:浮生若夢

        本文鏈接:http://www.chinahousetime.com/content/327840.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